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她“拍了拍”他之后……
作者:马帅 戴萍萍  发布时间:2024-05-10 16:30:37 打印 字号: | |

什么瞬间最让你后悔?千人千答,每个人经历不同回答也不一,但对于有着48年安生日子的赵女士来说,最让她后悔的瞬间莫过于前些日子拍在老同事身上的那一下了。

“我就觉得大家这么多年同事了,别因为这点小争吵坏了情分。”法庭上,还没谈到拍打那一幕,赵女士竟已是控制不住情绪,崩溃大哭。

从派出所调取的“鞠先生被殴打案”卷宗材料里,我才窥见了这一“拍”的前因后果。

赵女士和鞠先生是公交车公司同班组里的老同事,虎年春节前的某天下午2点钟左右,鞠先生在公交车站院内把自己的私家车横放在了三个公交车停车车道上洗车,而赵女士需要将驾驶的公交车停放在被占的公交车车位上,所以索性就将公交车堵在了鞠先生私家车前。

没想到鞠先生恼羞成怒,瞪大了眼就骂起赵女士来,起初赵女士以为鞠先生只是在玩笑,结果鞠先生越骂越凶,脏话都飚出来了,赵女士顿时觉得鞠先生小家子气,欺负她一个女同志,就与鞠先生争吵起来。直到调度员前来协调,为避免矛盾升级,赵女士按照调度员指示将公交车挪到其他停车位上停放。

本来事情到这就结束了,但就像赵女士在庭上说的那样,赵女士想着因为这点事和鞠先生发生争执不值当的,为了缓和气氛,把事情说开,赵女士再次找上鞠先生,上前就拍了鞠先生肩膀一下,笑着说:“老鞠,你什么岁数了?怎么说犯脾气就犯脾气!”

没成想,就这一拍下去,鞠先生应声晕厥倒地。

而命运的齿轮就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谁曾知,这一拍在日后竟弄起千层浪花。

实际上,鞠先生在昏厥一分钟后就苏醒了过来,那为何我手里会有这份派出所的案件询问卷宗呢?随着卷宗上的文字,我继续了解事情的原委。

“老鞠醒来之后,说没事了,我说不行我得给你叫个120,咱上医院看看去。”鞠先生苏醒后,嘴上说已经没事了,但被吓坏了的赵女士还是立即通知了领导,并呼叫120救护车把鞠先生送去医院检查。

医院检查后结果并无大碍。赵女士也是松了一口气,赵女士回忆说当时鞠先生让她回家就行了,他后背之前就不舒服,本打算年前去医院检查做个造影,趁这次正好来医院了,就直接住院了。鞠先生住院后做了心脏搭桥手术。

而术后没几天,鞠先生的儿子来到派出所报案,称鞠先生被赵女士殴打致伤。

为调查案件情况,警察数次到公司了解情况,给赵女士等人做谈话。只是拍了一下对方,警察怎么上门了?整个事情让一直安守本分的赵女士不堪重负,造成了精神和生活上的双重压力,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焦虑,并被迫提前退休。

赵女士在法庭上哭着说,“我这么多年一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现在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一个好人了……”

最终,公安局作出决定书,认为鞠先生身体所受损失属未构成轻微伤,决定不予赵女士行政处罚。

随着公安局不予处罚决定书的作出,这一拍也本该尘埃落地,但因报警给当事人带来的心结、公司同事之间的流言蜚语的裹挟,本该熄灭的矛盾,像被浇了汽油般的腾然而起,愈发争锋相对起来。

实际上双方之间矛盾并不大,事情的起因也很小,结果因为双方的同事关系,经过其他人的口耳相传、风言风语,他俩也就各执一词,谁都不愿意被别人说是自己做错了,长期以往双方就被“架”起来了。

对于赵女士而言,之前赵女士工作年年都是优秀,工作家庭都是顺风顺水,很少受过挫折,发生这些事情后,赵女士心理压力越来越大,严重影响了生活和工作,被迫离开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工作岗位,提前退休更是让她难过万分。她越来越无法接受,在与同事聊天时,不经意地就会抱怨鞠先生,觉得本来就是鞠先生先不遵守公司工作纪律,占用公用车道洗私车,还骂遵纪守法的赵女士,没理不说,还报警害赵女士。

变味的风言风语传到鞠先生的耳朵里,鞠先生也是受不了。鞠先生觉得,明明倒地的是自己,赵女士还造谣,说自己坏话,这么下去自己面子都挂不住。终于,在一番怂恿之下,鞠先生来到法院起诉要求赵女士赔礼道歉以及赔偿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护工费、交通费、律师费。

法庭上,双方的矛盾终于达到了顶峰。

面对鞠先生的诉讼请求,赵女士也提出了反诉诉讼请求,包括精神损害赔偿、因提前退休造成的损失等,经过我的耐心释法,赵女士最终放弃了这些诉求,但却坚持要求鞠先生给付她聘请律师的费用。

我很不解,再次做赵女士的工作,她却特别的坚定,赵女士说:“法官,这代表着不是只有鞠先生可以起诉我,我不是坏人,我也可以起诉他,这事就是他惹出来的,他就该把律师费给我。”

这心结,太大了。

经过审查,我发现了鞠先生自40年前就有无明显诱因的一过性晕厥病史,伴意识丧失,约1分钟后清醒。多年来,鞠先生遍访名医,都不得而治,并在本次晕厥之前发作过三次了。

而在赵女士拍鞠先生肩膀的两周前,鞠先生已经感觉胸闷痛伴肩背放射痛且有就医检查的情况。赵女士拍鞠先生时,因刚争吵过,鞠先生情绪比较激动,那一拍鞠先生立即晕厥,但一分钟左右就已经苏醒,与过去发作情况高度相似。而之后,鞠先生被赵女士送至医院进行检查,除慢性病指标不正常外,其他指标均正常。

鞠先生随后是进行了手术治疗,但是手术的主因也是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这个病明显不是“拍”出来的,而是在生活中缓慢形成的。且鞠先生昏厥苏醒后去医院的救护车费,检查费用都是赵女士付的,也就是说其实赵女士已经把“一拍”的后果埋单了。之后鞠先生因接受手术治疗而产生的一切费用和损失都不应该追责到赵女士。

而那一“拍”,从查明的事实来看,首先,事件起因系上班运营期间,鞠先生在公交站内的公交停车位上清洗私家车,赵女士履行了上班期间正常职务,双方因停车位事宜发生争吵,期间赵女士并未有明显的骂人行为。

其次,从公安卷宗询问笔录和当庭询问情况,结合事件发生进展等细节,赵女士碰触鞠先生肩膀一下的行为,其出发点明显并非系持伤害鞠先生的意思表示而实施。

最终,我判定赵女士也无需再向赵先生赔礼道歉。

考虑到被种种因素架起来的俩人,为了彻底解开两人之间的心结、真正实现案结事了,我在判决里写道:“鞠先生、赵女士系同班次同事,双方系多年同事关系,本案事件发生后,双方的处理方式对双方的工作、生活均造成了不良影响,本院希望双方可以本着仁爱孝悌、谦和好礼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精神,消弭矛盾,积极健康地工作生活。”

距离这一“拍”已经快一年时间了,我的判决书在兔年的年尾发给了鞠先生和赵女士。本以为鞠先生会不服判决选择上诉,结果双方都服判息诉了。我心里也有一丝欣喜,这说明随着判决的落地,俩人都认同了判决结果,那样的话俩人之间的这块心结算是真的解开了。新年新气象,甩掉了心里的包袱,两人在龙年都能重新出发。

元旦刚过不久,赵女士就来法庭找我了,我去法庭接待她,发现她带来了一面送我的锦旗,“捍卫正义、维护公平、法知精湛、品德高尚”。

法庭里,赵女士一再感谢我作出的判决,赵女士说这份判决对她的意义太大了,既解案结,又解心结,公司里关于俩人的流言蜚语烟消云散,周边再也没有异样的眼光和指指点点,鞠先生和赵女士也重新回到了好同事的关系,过去的种种不愉快随风而散,新年给她了新生。

说着说着,泪水又止不住的流下来。

但我想,这次的泪水应该是甜的。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