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第三只猫
作者:梅玉兰  发布时间:2023-07-05 10:54:51 打印 字号: | |

我家有两只猫。年长的叫萨琪玛,橘猫,是母猫;年幼的叫豆豆,是公猫。两只猫都是很小到我家。萨琪玛很聪明,白天,我上班时她在门口送我,下班时,在门口接我。无论我在哪里叫她的名字,她都会跑来看我。她还能听懂像“小包包”、“小条条”这些她馋的零食的名字。听到我说,她就娇娇地喵喵叫,意思是要吃。我家一楼,有个小花园,外面有流浪猫经过,她就警觉地去看。去花园有两道门,一道是玻璃门,一道是纱门。曾经有个大公猫来门前,就隔着纱门,她勇敢地扑过去。她是我家的女王。

豆豆虽然是公猫,但是随着长大,越来越怂。白天不是躲到高高的柜子顶上,就是钻到被子里面,到晚上我下班他才出来。不仅怂,还傻,我换了衣服,他就不认识我了。

我爱人不是不喜欢猫,他是受不了猫毛。他还总说,你看人家的猫,可以让亲亲抱抱举高高。确实,我家的两只猫都不让抱,豆豆勉强可以抱三秒,萨琪玛别说抱,抓都抓不到。

由于这两只猫都不让抱,甚至不让摸,我爱人郑重宣布:“家里一人一猫一个名额,这第三只猫必须由我决定!”从此,我们开始描绘第三只猫的模样:一定要亲人,随便摸,随便抱。爱人说,最好没有毛。这点不太可能,无毛猫有点吓人。

春天来临,我将屋里养的花搬到花园里,不用的洗拖布池,种上荷花和睡莲,我叫它小池塘。花园从此多了“水景”。有了水,流浪猫也来的多了。夏天的时候,我发现有猫妈妈带着3只小猫路过我的花园,其中一只小猫爬上花盆将头伸进小池塘喝水。她是一只长毛的狸花猫。喝完水,她顺着台阶上到我家的门前,有时跳上我家的窗台,往屋里张望。有时,从台阶另一头跳下,消失在我堆放的杂物中,或直接穿过花园,钻过栅栏,消失在栅栏外小区的树林里。整个夏天,我经常看到这只小猫,她自己来小池塘喝水。她离开了妈妈独自生活了。

秋去冬来,我把花拿到屋里,小池塘淘干了水。因为家里有了猫,我即使关注流浪猫也很少投喂,但是怕小猫还来喝水,我在门前放了水碗。每天早晨,我都要看看花园,发现水少了,就加满。

天气越来越冷了,有天早晨我再看花园,地上有层雪,那只小猫卧在门前没有雪的地方。外面很冷,风吹乱了她的长毛。看到我来,她转身跑下了台阶。她和夏天的时候一样瘦,我决定,投喂。我拿了一盘猫粮,打开两道门,放下,关上门。萨琪玛跑到门前,看见小猫就哈气。我叫着萨琪玛一起离开门,躲在窗帘后面偷看。只见小猫很快上了台阶,几下吃光了猫粮,还没有走的意思。我从暗处出来,她发现了我,又跑下了台阶,回头看着我。我又打开门,加了猫粮,关上门,走开,偷偷看她。她又跑上台阶,萨琪玛冲过来,她被吓到,因为玻璃门很隔音,或是因为太饿了,她只是愣了愣就去吃了。萨琪玛在门里来回走动,还看看窗帘后的我。小猫吃完,像夏天那样,直接跳下台阶,穿过花园,钻过栅栏,向小区树林深处走去,身后的雪地上留下一串梅花样的脚印。这次投喂之后,小猫几乎天天来。早晨,我来到花园门前时,她就在那里等我了,看到她来,我就拿猫粮投喂,她也从开始躲着我,到在台阶上看着我把门打开个缝,把猫粮碗伸出来。她不躲我,但她哈我,真让我不理解,我喂你还哈我。萨琪玛则始终保持警惕,在我脚边跑前跑后,如果有直面小猫的机会,她也哈小猫。有时,还哈我。我这是里外不讨好呀。我对萨琪玛表忠心:绝不会“家猫不如野猫香”。

冬去春来,我又把屋里养的花搬到花园里,又布置了小池塘,那只小猫已经被我投喂一冬天了,她见到我还是跑开,还是哈我,让我无语。有时,她自己在门前等吃,有时,还有个长毛的狸花猫和她一起来,我就放出两只碗。在这个初春的早晨,我再看到她,发现她好像肚子大了,我怀疑是怀了宝宝,她是只母猫。我给她加了小罐头。和她一起来的猫,总是等她吃完,他再去吃,尽管我准备两只碗。我明白了,那是猫爸爸。我把小猫怀孕的事告诉爱人,他特别兴奋,积极地给那只小猫起了名字,叫小嘬嘬,因为她的嘴上长了像小胡子一样的深色花纹。

这是疫情严重的去年春天,居家办公的我们更有时间和机会接触和观察小嘬嘬,早晨晚上都投喂。现在,怀孕的她吃完饭,就在花园里休息,有时两只猫互相舔毛,依偎着晒太阳,俨然一对恩爱夫妻。有时,吃过饭,小嘬嘬会消失在杂物堆后面,或钻出栅栏,消失在小区的树林里。春暖花开,我每天早晨喂完小嘬嘬,就去花园忙活,小嘬嘬在远处看着我。只要我靠近她,她就哈我,然后跑开,她还是很警觉的。这天,在花园忙,听到窗台下杂物里木板后面有响动,我走过去,扒开木板,看到小嘬嘬躺在一块木头上,身边偎着三只小猫在吃奶。这更验证了我的判断,她确实是只母猫,她生宝宝了,她在我家生宝宝了,我高兴地想叫出声,小嘬嘬看到我没有动,冲着我哈气,这已经司空见惯了。我赶紧放好木板,很担心因为我的出现,她会搬家。第二天早晨,小嘬嘬又出现在门前准备吃饭,吃过饭,她跳下台阶,穿过花园,钻出了栅栏,消失在树林里。我心凉了,完了,小嘬嘬搬家了。我赶紧去花园,扒开木板看个究竟。三只小猫互相依偎着,睡的好好的。我放心了,目前没有搬走。三只小猫,一只黑的,“乌云盖雪”,从他的下巴到肚子是雪白的。一只白的,一只像小嘬嘬一样花的,都是长毛的。

我爱人得知生小猫了,也偷偷去看。有一次,木板后面的小壁虎差点爬到他脸上,把他吓的够呛。我警告他:少看,小嘬嘬会搬家的。

三只小猫长得不是特别好,他们的眼睛被分泌物糊着,那只白色的小猫没有其他两只活跃。我紧着给小嘬嘬加小罐头,那只小白猫还是不行。后来有一次去看小猫,发现另外两只小猫离小白猫很远,小白猫周围有苍蝇飞。我冒着小嘬嘬搬家的风险,把小白猫从木板后面掏出来,它已经死了,我把它埋在花池里。现在就剩下小黑猫和小花猫了,我要给他俩起名字,希望能健康长大。要起个高雅的,跟给孩子起名字一样,我翻了唐诗宋词,看了说文解字,最后叫“小黑黑”,“小花花”,贱名好养活。清明时节雨纷纷,我乘着小嘬嘬不在家,把木板后面的木头加高一些,防止水大淹了小猫们。

现在,木板已经关不住他俩了,小嘬嘬也不在木板后面喂宝宝了,她就躺在花园的地砖上,眯着眼,晒着太阳,两只小猫在她周围不远处摸索,东走走,西走走,尽管一直不能睁开眼睛,但是,他们会避开障碍,准确找到妈妈,玩一会儿就去吃奶。看得出,小黑黑长得更壮一点,胆子也大,会出去很远。小花花越长越像妈妈了,胆子也小,一听到动静,就迅速跑回木板后面躲起来。她还会大声叫,特别是找不到妈妈的时候。我认为小黑黑是哥哥,小花花是妹妹。

端午节过后,天气越来越热了,小猫们也长大了许多,早睁开了眼睛,满花园跑了。两只小猫在花池里,花丛下,花盆间,互相追逐、摔打,他们踩断了新发芽的紫露草,折断了我的黑法师,打碎了我的青花瓷花盆。但他们还是很警觉,听到声音就急忙忙跑到木板后面。早晨起来,他们跟小嘬嘬一起在门外等吃饭,我拿出三只碗,发三份猫粮。吃过之后,学着小嘬嘬一起洗脸,然后,躺在花池的花阴下睡觉。过去,小嘬嘬有时会独自钻出栅栏,走向密林深处,现在,两只小猫形影不离地跟着她,三只一起消失在密林深处。我总是担心,他们再也不回来了,但是,第二天早晨,他们三个会又出现在门前等投喂,或睡在某个花盆后面,这里真是他们的家啊。他们不仅满花园嬉戏,还在花园外的树林边,跟着小嘬嘬学爬树。有一天,我发现,他们也学着小嘬嘬在小池塘喝水,其实,我是给他们准备了水碗的。进入雨季,下很大的雨,他们三只就爬上窗台避雨。跟他们的妈妈一样,两只小猫有时也会爬上窗台,向屋里张望。

当然,在我关注小嘬嘬他们娘仨的时候,怕家里的猫生气,也给他们加零食。豆豆没什么反应,到花园门口看看,被小嘬嘬哈跑。萨琪玛不一样,始终跟小嘬嘬对着干,看见就哈。但是,有了小猫之后,三只来吃饭,她只是看着,不再哈了。

我们正常上班之后,每天早晨,我投喂他们,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花园看小嘬嘬一家还在不在。

有几天,天像下了火,很热。早晨照例来吃饭的小猫有点无精打采,没有像之前那样把猫粮吃光,特别是两小只,有点打蔫儿,我想,可能是天热吃不下。之后几天,我发现小黑黑白白的下巴发黑了,两只小猫不吃东西,走路摇摇晃晃。小猫们不吃饭也不玩耍了,只是卧着不爱动,还大口喘气。这期间,小嘬嘬吃过饭,频繁地去树林,经常是独自不带小猫们。而且,小嘬嘬也越来越没精神。猫是独居动物,猫妈妈等小猫能够独立生活,就会离开。猫们都没精神,是热的?还是生病了?还是分别的伤感?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不知哪只猫的稀便,还有小花花拖着身子在小池塘喝水,因为支撑不住,半个身子掉进水里,挣扎着上岸。他们可能都生病了。

这天下午,我照例一回家就看花园,终于又看到了几天不见的小嘬嘬和小猫们。他们在花园里站着,好像在谈判。小嘬嘬转身要走,小黑黑紧跟着她,小花花也要跟着小嘬嘬走,被小嘬嘬打了一掌,她愣在原地,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此后我常常回想到这一幕,这声尖叫回响在我耳边,那是因为和妈妈分别的不愿和不舍吗。)小嘬嘬转身,带着小黑黑钻出栅栏,向树林走去,他们走得很慢。小花花没有动,站在原地。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小嘬嘬和小黑黑。

几天之后,我收拾花园,在花池的花丛里看到了小花花,她已经僵硬了。小花花回来是找妈妈还是当妈妈?小嘬嘬就在她妈妈的领地里生活,而等小花花长大了,小嘬嘬就离开了。可是,小花花既没有找到妈妈,也没有来得及当妈妈,她倒下了。我的耳边仿佛又响起小花花那声犀利的叫声,看到小嘬嘬带着小黑黑隐入树林的背影,我伤心极了,我很自责,我已经发现猫们不太对,应该早点捉住他们,带他们去治疗,但是,我确实也捉不到他们。尽管我们算朝夕相处,却是熟悉的陌生人,他们非常警觉,小嘬嘬自始至终哈我,是百分百的拒绝,护子式的警告,我真的无能为力。我把小花花埋在我新种的腊梅树下,希望腊梅来年能开花,算是对小猫们在这个疫情肆虐的春夏带给我们无限欢乐的报答。

没有猫猫的花园没有了灵魂,任它花开花落。我和爱人翻看猫们的照片、视频,想起那时还讨论哪一只会成为第三只猫。我和爱人都很失落。

秋去冬来,我收拾好小池塘,小池塘里的睡莲和荷花没有开花,也没有猫猫来喝水。冬天下雪,花园里也没有猫猫的梅花脚印。当然,腊梅也没有开花。

今年春天,我照例搬出花盆,布置好小池塘,种上睡莲和荷花。直到现在也没有猫猫来喝水。从我最后一次看到小嘬嘬和小黑黑的状态判断,他们也许倒在什么地方了。还有,那只不常出现的猫爸爸,在小嘬嘬和小黑黑消失后的某天,他来到花园,也是动作迟缓,大口喘气,他似乎也不能逃掉那场瘟疫。现在想起来,他是来向我道别吗?他没有小嘬嘬那样警觉,他来了, 我投喂,他可以离我很近,有一次还让我摸了,他长得像我们小区叫小狸的明星猫,我叫他小小狸。那次他来,我给他猫粮,他没有吃,过来在我脚边蹭蹭我,慢慢地钻出栅栏,慢慢地走向树林深处,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

今年的花园没有猫猫尽显寂寞。今天早晨,我突然看见小池塘里一枝白色的睡莲钻出水面。自从有小池塘,我就种睡莲,今年居然开花了,这是猫们来看我吗?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