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一场因“骨折”引发的官司
作者:黄禾  发布时间:2018-09-06 10:49:23 打印 字号: | |
  租房腾退造成骨折?

 2016年底,我陪审了一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的案件,印象深刻。

 在开庭前,法官向我们简要介绍了这个案件的情况,是承租人状告房屋中介公司的案子。原告通过房屋中介公司租下了某合租房,合租房分大小两间,原告承租的是租金低的小房间。入住后,却偷偷地搬进租金高的大房间。

 中介公司发现后,劝其腾退大房间,几经劝告,都不见效。因为大房间有了新租户,房屋中介的工作人员再次来到承租房,要求原告搬回小房间。在这个过程中,双方起了争执。原告忽然倒地,声称房屋中介的工作人员把她打伤了,造成了骨折,并且报警。

 之后,又产生了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以及精神损失费等费用,原告要求被告一一承担。

 疑问:两个案子同处骨折?

 法官还介绍了本案之外的情况,原告在本院还有另外一起民事诉讼,是原告起诉用人单位的案子,说自己在工作期间,因工伤造成了骨折。要求用人单位赔付个人损失。

 巧合的是,工伤骨折的位置与本案受伤的位置完全一致,法官提示我们最好能在陪审过程中,对陈旧骨折还是新发骨折给出专业的意见和判断。

 开庭当天,原告本人没有到庭,和她同居的男士徐某出庭。徐某很强势,振振有词,连连向被告方发难。反观被告,三个稚气未脱的小伙子,一看就是刚刚出校门的小北漂,体格也不威猛健壮,眼神中透露着胆怯忧虑。

 在法庭调查时,小伙子们都反复说明,公司领导再三强调了对方是年纪大的爷爷奶奶,所有的腾退工作,包括搬运物品等,都由他们来做,他们根本就没动手。事发时原告没说两句话就倒地大喊乱叫,在场的徐某报警说是把人打骨折了。现在让他们赔钱,很是惊愕和冤枉。但空口无凭,房屋中介在事发过程中,也没有用录像设备记录事件全过程,证实打人伤人的事实并不存在。

 露陷:“肱骨骨折”不会念

 就在双方各执一词的时候,我仔细看了就诊记录,就诊记录的日期是在事发后的第三天,病历上写着“肱骨骨折”的字样,看上去很有可能是患者主观自述的文字记录。细心观察原告代理人徐某,根据他和原告同居的关系猜想他们俩人不会认识很长时间,如果原告是想利用陈旧性骨折来牟私利呢,也许以下的发问是个突破口。

 正在徐某大诉凄苦的时候,我用平和的语气问道:“请问原告当时骨折了,为什么直到第三天才去就诊?”徐某当时一愣,支支吾吾,说了一番“顾不上啊”“没钱看病”之类的理由,我没容他多想,紧接着发问:“您能示意一下,您的女友骨折之后哪儿最疼,或者您明确地告诉我,她的骨折在什么位置吗?”这下原告真懵了,一会儿摸摸手腕,一会儿摸摸肘部,始终没能正确指出病历上所说的肱骨的位置。

 徐某甚至不认识这个“肱骨”这个“肱”字。由此判断,原告的骨折是陈旧性骨折。原告方的嚣张气焰一下子被砸了下去。被告方三个小伙子很是高兴,激动地说:“阿姨真棒”。

 不出所料,事实的真相就是原告企图用陈旧性的骨折来骗取法律的支持,为自己谋私利。之后的判决,原告所有的诉讼请求,连同另外一起案件的诉请一并被驳回。这个案子的审理,让我兴奋了好久,也让我明白,用心对于成为一名优秀人民陪审员的重要意义。

 人民陪审员来自各行各业,有的是社会经验和生活常识,并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辨别善恶的正义感和弘扬法治精神、树立法治信仰的强烈使命感。因为职责所在,就要尽心尽力,因为职责所在,就要尽职尽责,不负职责所在。
责任编辑:组宣处 梁代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