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讲奉献,有作为
---“乡村法官”连春祥
作者:段莉  发布时间:2018-04-02 16:52:48 打印 字号: | |
  说起我师父连春祥,同事们都会竖起大拇指。从1983年参加工作

  至今,师父在法院工作已经30多年了,其中在派出法庭就工作23年,先后在张坊和长沟工作过,现任窦店法庭法官。可以说村里的田间地头、院子里、土炕上都留下过他调解纠纷、巡回审判的身影,是房山法院目前唯一参加工作超过30年,并仍然坚持亲自审理案件的资深法官。

  派出法庭审理的大多是普通的民事案件,有的甚至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所以师父常被乡亲们称为“乡村小法官”。可是,在我师父眼里,他这个“小法官”审理的小案子意义却不小,因为这关系着千家万户的幸福。

  几年前,师父受理了一起离婚案,女方多次起诉离婚,可男方碍于面子,就是不同意离婚,还耍起了横。

  前两次开庭,男方腰里都别着一把刀,扬言不是杀了女方就是自杀。一件小小的离婚案,几经波折。

  在女方第三次起诉离婚时,案子到了我师父的手里。在仔细了解了案情之后,经验丰富的师父没有着急结案,而是带上书记员,亲自到了男方家。那天,男方一见法官上门了,更来劲了,抄起铁锨大声嚷着“她敢离婚,我拿铁锨拍死她!”。师父和书记员赶紧把他拦下,并把他带到了法庭。起初,拧劲上来的男方任凭全庭的人怎么苦口婆心的劝,也不肯离婚,满嘴都是要打要杀的。师父一连几个小时耐心的给他做工作,一直陪他聊到半夜,这份真诚最终让他说出了心里话:“其实,我也不是非要耗着她,我就是觉得一旦离了,我这个家就全完了!”见男方态度有所缓和,师父趁热打铁,劝道:“你刚五十来岁,后半辈子还得过呢,离了婚,找个正事儿做,再娶个老伴儿,热饭热菜地照顾你,这才是过日子啊。”

  诚挚的话语说得男方终于打开了心结,最终,他平静的接受了离婚的判决。

  还有一次,师父审理了一起农村赡养案件。一位七旬老人将3个儿子告上了法庭,要求儿子承当赡养费。师父明白,案子本身其实并不难判,但如果简单判决很可能让父子变仇人,在乡村办案只讲“理”不行,必须要既符合法理又契合民情,有时还得用“土办法”。他几经思考,决定到老人所在的村子开庭审判,并动员村委会的同志们一起参与调解。调解当天,因为村委会同志的参与,当事人顾及自己在村里的面子和影响,双方很快达成了协议,调解效果非常好。为了使履行有保障,师父还当场制作了调解书送达给双方,并给村委会送去一份,请村委会监督执行。就这样,这起赡养纠纷顺利解决了,既维护了家庭和谐,又使老年人的晚年生活得到了保障。

  师父常说:“结案不是法官的唯一目标,案了,事了,还要人和。”

  2000年,在办案之余,师父开通了博客开始撰写“乡村法官日记”。当事人从针锋相对到握手言和,庭里同事们兢兢业业的工作状态……都被他写进了日记里。除了写日记,师父还利用业余时间写了大量反映法庭工作的新闻、案例分析等,这些都被多家报刊和网络刊发转载,师父成为了辖区内远近闻名的普法先锋。

  现在,师父已年过五旬,但他仍然像年轻时一样努力,常常一天开三、四个庭,有时候一星期只回两三次家,年平均结案400余件。因为业绩出色,先后获得了全国法院先进个人、第九届北京“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首都政法先锋”等一些列荣誉称号,并入选2015年北京法院“十大人物”。

  在一次访谈节目里,主持人曾经问他:“获了这么高的荣誉,您有什么想对家人说的吗?”他沉默良久,只说了四个字:“愧疚,感谢。”

  师父就是这样,他把对亲人和家庭的爱深埋心底,而把无限忠诚都献给了他深深热爱的政法事业。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