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我与学术讨论会的一次次擦肩而过
作者:付金  发布时间:2016-05-25 17:11:07 打印 字号: | |
  “从此无论月落还是晨起,我日夜盼望你归航……”这首陈明的歌,我哼唱了十几年。它没有B-BOX的快感,没有TFBOYS的清纯,更没有《我相信》的洒脱,但也不像《死了都要爱》那般狂热。我喜欢它,只是因为它能催我奋进、促我坚守。我们法院人与每年一度的学术讨论会之间的感觉就是这般,一见钟情后的细水长流、温文尔雅、精挑细酌与不懈追求。我与学术讨论会从2012年初次相遇,到2015年获得全国二等奖,五味杂陈,但在研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调整心态=你真的爱它

  当第一次走进法院的大门,第一次参加迎新座谈,第一次走上工作岗位,从学校到法院角色转变的太多的瞬间里,学术讨论会的含金量可谓是最高。不论自己是否擅长写作,是否喜欢写论文,似乎每一个法院人都被赋予了参与盛会并且力争荣膺的责任与使命,至少在北京门头沟法院这一史上调研强院是这样的。我2011年入职,2012年首次参与学术讨论会,选择的题目是不诚信诉讼行为的法律规制。我利用端午节三天假期足不出户完成了初稿,而后仅草草地微调了三次。当初,我对自己提出的对不诚信诉讼行为的管理系统充满自信,但最终止步北京高院,便无缘奖项。现在看来,那时的心态是踌躇满志却盲目自信,爱论文却没有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百般呵护。随后的两次讨论会,同样的心态也就导致我无缘最高院。2015年,我产后复出,特殊的经历、角色的转变,让我领悟到凡事的艰辛,让我抛去了年少时的轻狂,让我懂得了脚踏实地与仰望星空之间的关系。我时常问自己,论文的研究结果真的会推动司法前进吗?付出的多少真的对得起那个奖项吗?从2015年4月定题、5月形成初稿、之后经历了二十几次的修改,每一次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细致用心,斟酌每一个字句都带着一种“还不够完美”的心态去做。直至最后定稿,我自叹一口气,好像是“做母亲的只能做到如此,你的将来就靠自己吧”,任凭论文是何结果,都毫无惋惜。这种心态,就是你真的爱它。

                 准确选题=你真的懂它

  写论文要么走在实务的最前沿、要么走在理论的最深处,当然二者结合最为恰当。个人认为准确选题需要同时具备几个要素,一是你对该问题的实务情况有初步了解,二是你对该问题的解决方向有初步判断,三是该问题亟待解决且仍未深入研究,四是具有占有该问题相关资料的条件。如果同时具备以上四个条件,则该选题就容易写得真实、写得深入、写得全面、写得专业。如在第二十七届学术讨论会上,我的选题是刑事速裁程序被追诉人的权利保障问题。2013年下半年至今,我一直在研究室负责新闻宣传工作,平时对法院工作的相关报道比较关注,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刑事速裁程序试点法院庭审之快,这让我对刑事速裁程序有了初步的印象,并因其庭审之快引发了对权利保障等问题的质疑。基于与本院刑庭同在一个楼层的便利条件,经过与相关主管领导、多个法官及法官助理的深入探讨,了解到了司法实践当中的实际问题所在及问题出路。由此,论文的轮廓有了初步的勾勒。在查阅数据库之外,最为关键的三方主体成就该篇论文的应用性,即北京高院刑一庭温小洁、房山法院刑一庭庭长白月涛以及从事检察工作的朋友。是他们,给了我最准确的刑事速裁程序试点情况的实务数据;是他们,给了我最前沿的专家观点;是他们,给了我全程多角度看问题的视角。刑事速裁程序被追诉人权利保障问题的提出,需要有大量有力数据作支撑,当然全国试点法院的数据和北京法院试点情况的数据最为有力;要想保证提出问题的全面性,当然侦查、审查起诉、审理等各阶段的实务情况和相关内部制约因素都要考虑;要想解决问题的方案符合预期设想又符合司法实践,当然需要刑事程序各阶段一线办案人员的实践体验。总之,选题是否准确,不仅要考虑客观因素,而且要考虑个人因素。

                   多维纵伸=你真的愿它好

  文章是改出来的。这句话是多个领导多次跟我说过的,但是我用了4年时间直至今日才真正理解其中的含义。从提纲丰富到初稿,作者往往会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从初稿到二稿、三稿,作者往往会很煎熬,觉得无从下手,不舍得删掉任何一个自己敲上去的字,又不知如何表达为好。从四稿到终稿之间,会有几十次的修改,甚至是标点符号,都要调整几次。其实,前两个阶段是大刀阔斧,第三阶段是精雕细琢。具体说来,我在2015年论文写作过程中,从提纲到三稿用了一个月时间,从四稿到终稿用了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孩子刚刚六个月,等着他睡着了,我每晚抽出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一字一句的修改,遇到想不通的时候,就拽着孩子爸爸讨论,孩子就在这样的讨论声中睡着。很多时候惹得全家都睡着了,我一个人蹲在客厅里面开着空调改论文,斟酌问题是否尖锐、分析是否深刻、措施是否可行等等。最为难过的周末时光,把孩子留给老人看护,我躲起来改论文,那时候,心理未免酸酸的,曾想过,这样的付出会对得起自己对孩子的缺位吗,这样真的值得吗。时常内心彷徨,然而却不忍半途而废,就是这种不甘的心态,支撑着我坚持了几个月的寂寞与困苦、也享受了最后的提升与愉悦。文章内容越来越丰满,问题讨论得越来越深入,直至最后冲进了北京高院的集训组。然后,就在那三天,辅导老师的点评让我再次回到“解放前”,感觉总算大功告成的论文被拉响了警报。我和房山院的同题论文合并,由我执笔来吸纳新观点。仅仅3天,已然筋疲力竭又一次快马加鞭。当论文提交到最高法院时,我只想,无论结果如何,我已尽力,愿它好。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这首歌早已耳熟能详,但又有几次我们能真正领悟。当你把学术讨论会看作自己的最亲的人,你真的爱它,你真的懂它,而你又真的愿它好,你的付出终将获得回报!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