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军都山下的挽歌
——沉痛悼念因公殉职法官马彩云
作者:张希文  发布时间:2016-03-02 15:14:15 打印 字号: | |
  (一)

京北昌平

军都山下

二月的初春乍暖还寒

山色含黛 北风微熏

让我的心无法平静

这是一个平凡的周末夜晚

这是一个普通的居民大院

早睡的人们已有了鼾意

两个幽灵像鬼火一般窜入

干着罪恶的勾当

破坏了这山乡宁静的时光

你听 你听

两声枪响

像是刺耳的尖叫划破了夜色的寂静

让我的心很痛很痛

这刺耳的枪声

这罪恶的子弹

夺去了一名年轻女法官的无辜生命

在她倒地的瞬间

一定是很悲壮

那时候 她像一颗流星向天际飞去

不远处 一定会有彩虹

让我们永远记住她 

记住这位毕业于吉林大学的优秀法官

她叫马彩云 因公殉职时年仅三十八岁

  (二)

你的离去

让多少人为之惋惜

让多少人一夜未眠

今夜 为你读诗

媒体把你曾经写的诗挖掘出来呈献给了读者

今天的世界寂静无声

让我们安静地品读你曾经的文字

今天 那么多的人们才刚刚知道

你除了是办案能手

惊讶你 还是一个有诗人情怀的女法官

读着你那用笔细腻 灵动充沛的文字

读着你那曾青春飞扬 气定神闲的诗行

让人感觉到

你这位手握法槌的才女法官

又兼有济世情怀的侠女柔情

但是 今天 你却倒下了 

倒在了你曾办理的案件当事人的枪口下

你离开了亲人

离开了我们

有诗人情怀的女法官 谁来为你写告别诗?

今夜 我来为你写诗

滴血的彩云 哭泣的珞珈山

你的《珞珈山•寻樱》被你写得是多么唯美:

“寻一个真实的梦境

寻一抹粉白 寻一抹嫣红

寻一片十里云霞 人在画中”……

滴血的彩云 哭泣的红海滩

你的《盘锦•红海滩》写的是多么坚强:

“没有显赫的家世

只凭卑微的蓬草聚集出视觉盛宴

盐碱水里成长 把根扎进艰涩的土壤

不起眼处开花 得不到眷顾也能坚强

红得鲜艳 红的耀眼

有谁能诋毁你用生命迸出的尊严”……

是的 这些出自你手的漂亮的文字

它显示出一种唯美和自然 纯粹和梦想

它显示出一种执着和坚强 奋发和向上

“有谁能诋毁你用生命迸出的尊严”

它不就是你的心声流露吗

它就是你生活的指引 奋斗的号角

这句话又成了各媒体纪念你引用最多的话语

  (三)

斯人已逝 长歌当哭

泪水已模糊了双眼

痛苦和惋惜

谴责和憎恨

纪念和缅怀

交织在一起

像奔流的潮水涌荡

无数的人和无数的心

今天有了莫大的交集

心和心相交

情和情碰撞

都发出了来自心底的呐喊

都表达了来自心底的祭奠

哀之不幸 韶华先去

哀之不幸 无端殒命

哀之不幸 家庭崩塌

怜其你那十二岁的儿子

从此失去了世界上最亲的人

宝贝 亲亲的宝贝

你不要哭

但愿你稚嫩的心灵能承受住这丧母之痛

但愿你的成长不要被这大不幸阴影一直笼罩

怜其爱人 父母 公婆和家人

你们失去了亲爱的妻子 女儿 儿媳和家人

你们承受了这么大的打击

这种痛苦和煎熬 犹如一声巨雷在耳边乍响

被震得头脑昏沉 快要死去

你们一定要快快地苏醒

来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来接受这现实的一切

亲人的眼泪流尽了

亲人的嗓子哭哑了

亲人的心被掏空了

这一切 这一幕

怎么不让人们黯然神伤

怎么不让人们陡添悲恸

安息吧 彩云法官

天堂里 没有不公

天堂里 没有杀戮

  (四)

几天过去了

当我们的眼泪流下来 痛定思痛

最悲痛的 莫过于家人和亲友

最同命相惜的 莫过于同事和法律群体

我们一直是在离别中

每天都会面对生与死

那个夺命的午夜的枪声

还依然在耳边回响

我们来到世间

本不想互相伤害 更别说是恶意杀戮

彩云飘逝 这是本不该发生的悲剧

在你喋血的时刻 你的双眸有无惊惧

你真的可能没想到

你曾经的当事人会向你射出仇恨的子弹

你闭上眼的一霎那 那个瞬间

你可有后悔 可有委屈

可有什么未尽的心愿和遗憾

轻轻的你飘走了

像一朵朵彩云

轻轻的你去了

留给我们无尽的怀念

也留给我们无尽的思考

那两个穷凶极恶的离异男凶手

以报复和仇视的心理 谋划了这一切

寂静的夜空 被三次枪声刺破 

三起枪杀事件在不间断地发生

其中一名凶手意图杀害前妻现任丈夫

结果他被打伤

接着是后两起更大的血腥

彩云法官和另一名凶手前妻丈夫被夺命

凶手往北逃离

警方十万火急追击

凶手自知罪孽深重 畏罪自杀

前生无仇无恨

今生有何深仇 要拿命来

婚姻散了 情还在

情如不在 也不至于去戕害无辜的人

清官难断家务事

离婚后财产纷争 本就是有得有失

裁判不能保证双双皆大欢喜

当事人如果不是天生的暴虐

或是人格分裂

也断不至于会怪罪于法官

甚至向法官开杀戒

病人看不好病 不是医生的错

自认为输了官司 那也不是法官的错

病人向医生挥起了屠刀

有人说是医生罪有应得

当事人向法官举起了枪

有人说是法官枉法裁判 咎由自取

这都不是负责任的言论

这是一种妄言的矫情

这言论打了谁的脸

不容亵渎法律和法官的尊严

法治 正在路上

我们谴责所有的暴力

我们打击所有的疯狂

斯人已去 徒留叹息

初春的天

绵绵的细雨不断

让我的心纷乱

我的诗已被怀念写满

我的心事滴滴点点

唯愿逝者安息

在天堂没有忧怨

当年明月在 照得彩云归

遍问天宫里 可见来新人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