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顺义法院启动涉家庭暴力离婚案件审理试点工作
作者:杨秀芝  发布时间:2012-09-06 09:38:49 打印 字号: | |
  近日,顺义法院正式启动涉家庭暴力离婚案件审理试点工作,该项试点由顺义法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请,并获批准,这在全市法院尚属首家。

  试点工作将依据《涉家庭暴力婚姻案件审理指南》进行,该《指南》由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于2008年发布,并在全国法院范围内开展试点工作。《指南》最大的亮点在于规定了离婚诉讼中的“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对于保护离婚诉讼过程中家庭暴力受害人的利益是一项制度创新。

          试行“人身安全保护措施”

  一般情况下,离婚诉讼的双方当事人在诉讼之前就已经分居,但是因为进入到诉讼程序,夫妻二人不可避免的会再次接触,这就有可能使遭受家庭暴力的一方重新置于另一方的威胁之中。

  2009年10月,刘女士认识了比自己小近20岁的董先生,并于一个月后领取了结婚证。刘女士称,婚后董先生总是无端怀疑她,继而酗酒自伤自残,并打骂刘女士,曾将刘女士右肋第9至10根肋骨软骨打成骨折。董先生还经常无端找茬打架离家出走,刘女士认为双方婚前缺乏必要了解,婚后也未建立起夫妻感情。故起诉要求判决双方离婚,并由董先生支付其精神损害赔偿金2万元。

  收到刘女士的起诉状后,法院安排二人进行了诉前调解。刘女士与董先生已分居很长时间,因为诉讼,两人又在法院见面。刘女士多次向法官表示,她怕董先生再次打她。法官调解之后,刘女士表示不敢与董先生一起离开法院,于是法官将董先生留下谈话,并亲自送刘女士上车离开。

  像刘女士这样在离婚诉讼中处于恐慌之中的家暴受害人不在少数,但因为缺少相应的保护措施,法官只能采取权宜之计,如故意将被告留下谈话,让原告先行离开等。

  《指南》中首次规定人身安全保护措施,如果面临刘女士这种处境的,可以向法院申请做出人身安全保护裁定,裁定内容可以包括:禁止被申请人殴打、威胁申请人或申请人的亲友;禁止被申请人骚扰、跟踪申请人;人身安全保护裁定生效期间,一方不得擅自处理价值较大的夫妻共同财产;有必要且具备条件的,可以责令被申请人暂时搬出双方共同的住处;禁止被申请人在距离下列场所50米至200米内活动:申请人的住处、学校、工作单位或其他申请人经常出入的场所。如果被申请人在人身安全裁定生效期间,违反了裁定的内容,法院可以视情节轻重处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移送公安机关处理,或者告知受害人可以提起刑事自诉。

  除此之外,受害人还可以申请保护性缺席。如果受害人有证据证明存在家庭暴力,且为此处于极度恐惧之中,正常的开庭审理可能导致受害人重新受制于加害人的,或可能使受害人的人身安全处于危险之中的,经受害人申请,法院可单独听取受害人口头陈述意见,并提交书面意见,案件开庭时,代理人可以代为出庭。

         采优势证据标准,被告无反证可推定为加害人

  在涉家暴离婚案件中,原告举证难也是一个亟需解决的问题。

  2011年,刘女士向顺义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她称:2007年底,其与肖先生经人介绍相识,于2008年8月8日结婚。因双方婚前认识时间不长,互相了解不够,婚后刘女士发现肖先生性格孤僻、处世偏激,双方经常为琐事吵架。自2010年初,肖先生经常因为小事辱骂并殴打刘女士。2011年3月6日21时,肖先生再次因家庭琐事对刘女士拳打脚踢,并揪住刘女士的头发往墙上撞,致使全身多处受伤,至今头部仍然疼痛。因伤情严重刘女士去顺义区医院就诊,为避免再次遭到家庭暴力,其向顺义区南法信派出所报警求助。刘女士认为,其与肖先生之间已无夫妻情谊,夫妻关系名存实亡,感情完全破裂,故起诉要求离婚并要求肖先生给付刘女士一次性损害赔偿金2万元。

  肖先生对刘女士陈述的内容与事实不予认可,称其未对原告实施过家庭暴力。因此不同意离婚。

  庭审中,刘女士提交人身损伤程度法医学鉴定书、顺义区医院诊断证明、病例等,证明肖先生对其身体的伤害。肖先生认可刘女士受伤的事实,但否认伤害系由其造成。

  刘女士提交网络聊天记录书面材料一份,证明肖先生打过她。但肖先生对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

  经刘女士申请,法院到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南法信派出所调取了关于刘女士受伤一事所作的询问笔录,据该笔录记载,刘女士称2011年3月6日肖先生对其进行殴打。经查,该笔录中无肖先生对事实的承认及公安机关对事实的认定。

  刘女士申请其父母出庭作证,肖先生认为刘女士父母的证言会倾向于刘女士,不能说明双方感情破裂。

  法院认为,刘女士所提交网络聊天记录无其他证据佐证,因此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所调取公安机关对刘女士受伤一事所作笔录仅有其本人陈述,不能证明肖先生对其造成损害的事实。刘女士父母所作证言也不予采信,故刘女士称被告对其实施家庭暴力,法院不予采信。因此,刘女士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理由不足,法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刘女士的离婚诉讼请求。

2010年至2012年8月,顺义法院以判决方式结案的离婚诉讼有625件,其中涉家庭暴力离婚案件61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存在家庭暴力并判决离婚的只有7件,认定率为11.5%。

  对家庭暴力认定率低的主要原因在于原告举证难,进而导致法官认定难。原告举证难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种情况:一是不保存证据。原告被打后缺乏保留证据的意识,受“家丑不可外扬”传统思想的影响,有些女性被打后往往忍气吞声,不向居委会、村委会等组织反映、求助;不对家人、朋友、同事诉说;不报警;对伤情不及时拍照留存;受伤后不及时就医。二是证据效力瑕疵。警方的出警记录上记载不明,无法据此确认家暴的存在;对于女方提供伤情照片或医院诊断书证明被打的,男方拒绝承认是其所为;原告申请娘家人出庭作证,被告认为证人与原告存在利害关系,不认可证言的效力。三是难以举证。如涉及夫妻隐私的,顺义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女方称男方对其存在性暴力,但却无法举证证明,法院也无从认定。

  依据现有法律,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据规则,原告以家庭暴力为由要求离婚需提出被告实施家庭暴力的直接证据。但如上所述,原告的举证能力差,其诉讼请求常被驳回。

  试点中将尝试对家庭暴力事实的认定,适用优势证据标准,由法官根据逻辑推理、经验法则作出判断。具体包括:

  1、原告提出证据证明受侵害事实及伤害后果并指认系被告所为,举证责任转移至被告。被告虽否认侵害由其所为但无反证的,可以推定被告为加害人,认定家庭暴力的存在。

  2、一般情况下,受害人陈述的可信度高于加害人。

  3、未成年子女的证言可以视为认定家庭暴力的重要证据。

  4、受害人在起诉前曾向有关国家机关、社会组织投诉,或要求救助、寻求治疗的,上述机构出具的录音或文字记载,以及书面证词,诊断证明等,内容符合证据材料的,可以作为法院认定家庭暴力的重要依据。被告否认但又无法举出反证,且无其他证据佐证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其为加害人。

          在离婚财产分配和子女抚养上的创新

  试点过程中将确立补偿和照顾受害人的理念,在以下两种情况下,分配夫妻共同财产时可以向受害人倾斜。

  一种是财产利益受影响时的补偿与照顾。在加害人自认或法院认定的家庭暴力案件中,受害人需要治疗的、因家庭暴力失去工作或者影响正常工作的,以及在财产利益方面受到不利影响的,在财产分割时应得到适当照顾。

  第二种是受害人所作牺牲的补偿与照顾。支持加害人的牺牲可能导致受害人离婚后生活和工作能力下降,收入减少、生活条件降低,在财产分割时应当适当照顾

  适当照顾的份额一般不低于70%,加害人隐藏、或转移财产的,一般不低于80%。

  在子女抚养和探视上,在试点工作中,一般情况下加害人不宜直接抚养子女。并且经受害人申请,可以裁定中止加害人的子女探视权。

  家庭暴力离婚案件经调解或判决离婚的,诉讼费用原则上由加害人承担。
责任编辑:程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