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我和我的祖国:骑行画出你的轮廓
作者:刘金霞  发布时间:2019-10-18 11:00:35 打印 字号: | |

一直想以一种什么方式来为祖国庆生。喜欢运动,就简单一些吧,骑行画个中国。

一场说走就走的“暴行”。下班之后,本想着用徒步的方式去“画图”,无奈低头一看,一双高跟,一条牛仔,一袭单衣,生怕小身板扛不住日渐清冷的秋,还是算了,退而求其次,共享单车出行,开始33公里的骑行。

33公里的起点始于北疆,从中国的“鸡尾”开始,绕着天坛公园,一路南下到我国的西藏高原,南二环穿胡同,到滇云贵。中国的大西南画完以后,顺南三环东下至两广,中间不忘画个海南岛。南三环继续北进至闽南,闽南画个圈圈叫台湾。东三环北上沿途画江浙沪,骑进小区弯弯绕绕画了黄海和渤海,顺着山东和河北海岸线继续北上到东北三省,进入东北境内,已经夜间九点半,一路在无路灯的小区里、胡同里乱窜。穿街走巷后便是内蒙古,东蒙到西蒙,在胡同里曲曲折折西经甘肃和青海,再次进入新疆。中国的版图终于有了轮廓。内心一阵悸动,辽阔,我的祖国。

我的祖国,我曾一度妄图以寸步丈量她的辽阔。2010年,懵懂懵知的我只身从河北来到北京,从未出过县城的一个小姑娘,就那么扛着行李,坐一夜火车来到祖国的首都。接驳校车驶过一座座立交桥,穿过一幢幢高楼,行过东直门,驶过中关村,北京的繁华与热闹,就像是一扇打开的大门,开启了新世界。2011年,也是只身一人,从北京跑到重庆,从重庆转到成都,从成都乘车再去贵阳,参加的是社团组织的社会实践和支教活动。大巴车行驶在滇贵交界的悬崖上,上方是倾泻而下的瀑布,车辆穿过瀑布,似进入花果山。都说支教实际是充实自己,对孩子实则无益,但实不然,充盈的知识准备,风趣的教学风格,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孩子都是收获,更是拉近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不同民族感情的一种途径。此后的大学生活,逐渐喜欢上骑行,穿行在北京大大小小的胡同,小西天,后海,南锣鼓巷,磁器口大街,也从校园骑到天安门,等待庄严的升旗仪式。也看着南锣鼓巷的一家家传统的豆汁店、沿街的臭豆腐,逐渐变成了台湾小吃、泰国芒果,变化的,还有北京从传统向现代的进一步更迭。2014年,结束一段大学生活,从一个学校换到了另一个学校,喜欢的运动也从骑行换成了徒步和爬山,坚持能走就不坐车的原则,用脚步丈量。北上,走过雪乡雪谷,踏过皑皑的白雪,至南,穿越无人的神农架,又环骑海南岛,在热带风情里踏浪寻迹。西进,二次穿进腾格里沙漠,在雪山脚下看日照金山。东出,听着海浪,围着篝火,又唱又跳。也曾在雪地里扎营,在沙漠里徒步,在草原上看星河,山里赏云海。壮美,我的祖国。

我的祖国,我亦想在历史中找寻她的足迹。结束校园生活,迈进海法的大门后,徒步和骑行自然就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逛博物馆。从国家博物馆到湖北博物馆,从陕西历史博物馆到沈阳大帅府。曾侯乙编钟敲响五千年悠悠岁月,神州飞船承载着中华近代之崛起于奋进。而我,也从祖国的读者变成了祖国的书写者。原来的我,读的是她的辽阔、是她的壮美,是她的悠久,而现在,我要书写她的安宁、她的温度、她的平和。可能,再没有了说走就走的旅行,可能也失去了追求自我的自由,取而代之的,是层层叠叠的案牍,是繁繁复复的案件。但是在一案一卷中,在法庭内外,亦是另一种风景,亦是一种风土人情。一个判决,绞尽脑汁,哪怕几十元的诉讼费也要分得公平公正,一次接待,尽心尽力,争取让再不懂法律的人也能听得明白。在一个个案件中,看胜诉者,喜极而泣,败诉方,愤愤而归,既为自己的绵薄之力而鼓舞,又被社会的市侩戾气所打击。可就是这寒冷、这温暖、这感动、这无情,构成了社会画卷,涂抹着社会的世事沧桑,也书写着世间的人情冷暖。我们自嘲是司法民工,承载着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使命,我也知道自己力量有限,如蝼蚁、如蚍蜉,可就凭着这份热爱,凭着这份激情,我愿献身我的事业,献身我的祖国。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