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难忘的一出话剧
作者:宋学亮  发布时间:2017-07-19 11:04:27 打印 字号: | |
  2011年,那年我22岁,还是一个体重只有130斤的阳光少年,带着一点青涩,带着一打梦想,我成为了一名朝阳法官。如今,岁月蹉跎,我已变成了姑娘口中的胖大叔,年轻同志眼里的老前辈。时间带走了最好的几年青春,却换回了许多让我感动并将铭记一生的珍贵片段。

  回到2013年的五四青年节,朝法出品话剧《现在开庭》正在上演,演出结束,瞬时间,掌声四起,我泪流满面。十多天的努力没有白费,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回报,脑袋里涌动着骄傲、自豪、感动,我激动的快要忘记呼吸。

  那时的我,刚参加工作两年,一切都并不轻松,整日里总是疲惫、烦躁。就在这个时候,我接到通知,为了迎接五四青年节,剧社决定排一部咱法官自己的话剧。时间不到两周,没有剧本,所有人都没有舞台表演经验,我们每个人心里都在打鼓,这能行吗?千头万绪之下,大家决定以收集素材作为突破。而我就像打开了记忆的闸门,一件件往事开始涌上心头:同事孙茜倩在审理一起案件中,写完判决并准备宣判时,发现原定的宣判日期正好是败诉当事人身份证上的生日。注意到这一点,她决定延后一天宣判。领到判决的一刻,当事人皱起了眉,但听说了法官的细心安排,他沉默了一会儿,认真的说到:谢谢法官,案子虽然败了,但让我过了一个快乐的生日,我的心里非常温暖。那一刻,我第一次明白,原来法律还可以如此温情,人与人善念的光辉竟能如此的耀眼。甄玉斌是一个老民事,承担了庭里的许多疑难案件,有一次,我留宿单位,半夜两点钟,起身去卫生间,路过他办公室的时候,看到门虚掩着,里面透出灯光,我以为是他忘记了关灯,然而推门而入却发现,甄哥披着一件外套,趴在电脑键盘上睡着了,旁边是厚厚的一沓案卷。从此以后,我常常会想起那夜的灯光,那个伏案的身影,并以此督促自己,前辈仍在努力,我辈更需苦干。罗丽是我的庭长,我曾和她接待过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老人来了十多次,每次只是反反复复说同样一件事。坐在旁边,我听到快要崩溃,可罗庭却始终微笑着倾听,认真的记录,老人讲累了,还给倒杯热水。好容易说完,我把老人送出了门外,这时候,她突然拉着我的手动情的和我说,小伙子,辛苦了,我就是想找你们领导说说话,我老婆子,真想有个她这样的闺女。后来当我从庭长口中得知,这是一位孤寡老人的时候,我受到了深深的震撼,原来耐心的倾听更能收获真情,当事人来法院的目的竟然可以是因为想念。

  一幕幕发生在身边的感人小事让我非常的兴奋,然而,当我迫不及待的想和大家一起分享时,我竟看到,激动写满每个人的脸。等到大伙全都讲完,我们更是陷入了深深的感动之中,我们惊讶的发现,身边竟有如此多优秀而可爱的伙伴。对生活,他们热情洋溢,阳光善良;对工作,他们勇于担当,善于攻坚;对家人,他们尊老爱幼,有血有肉有感情;对人民,他们柔肠百转,释法析理得称赞;他们都很普通,但却无愧是一名合格的法官。

  之后的两周,我们每个人都像打了鸡血,积极凝练素材,共商剧本框架,精益求精排练;晚了,办公室就地一卧,饿了,冲一包香喷喷的泡面。终于,经过全体剧社成员的拼搏,朝法原创、北京首部法官话剧《现在开庭》如期登上了舞台。长达五十分钟的演出结束,掌声经久不息,每个人的眼里都噙着泪花。

  此后的几年里,我经历过许多困难,但每当我撑不住、想要放弃时,我都会想起这出话剧,然后便会生出无限的力量和勇气,因为他让我时刻牢记自己的身份:我是一名光荣的朝阳法官!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