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温情的坚守
作者:舒茂琳  发布时间:2017-07-19 11:01:24 打印 字号: |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二环内外,车行如蚁。而此时,二环边上的西法大楼却热闹无比:一盏盏明亮如昼的白炽灯,照亮了西法大楼的正义之窗,也点亮了西法人心中的温情之火。他们,或是刚把孩子安顿好,回院加班写判决;或是电话问候家里人,转身安心看卷宗;或是接来孩子在身边,工作家庭两不误。外人眼里,他们是冷静、理智的代名词,但回归生活,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普通人,平凡却不平庸,冷静却不冷血。这一切,源于他们对法律制度的信仰,法官职业的向往,对公平正义的追求,对职业操守的担当。

  在法院系统里,有这么一群人,她们不在审判一线,却从未远离审判一线,将青春与心血倾力投入到审判一线。

  玉笛姐,是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进入法院已有六年了。由于司法改革的工作时间紧、任务重,家住远郊的她每天都要起早贪黑,早上出门,孩子还在睡,晚上加班回家,孩子又睡了,工作日如此,周末也如此。全面推进司法改革的那段日子,她甚至连续大半个月没能和孩子说上话。工作间隙,她总忍不住拿起手机看看孩子他爸发来的视频,看着看着就笑出声来。一次孩子生病发高烧,但紧急的工作让她不能立马离开,活儿一忙完,她在深夜的二环路上一边拼命拦车,一边用电话呼唤着孩子的乳名:“依依,依依,听见妈妈的声音了吗?依依乖,睡一觉,睡一觉就不难受了,妈妈马上到!”“妈妈马上到”,“妈妈马上到”,可你知道吗?“妈妈马上到”这五个字,在孩子的成长路上整整堵了两年!

  四十不惑的王玲姐,也是一个名字叫多多的两岁孩子的母亲。高龄产子的她,产假刚一回来就迎来了北京法院第一批司改冲锋的号角,争分夺秒的紧迫,前无古人的迷茫,都淹没在一次次测算、一份份问卷、一回回谈话和一捆捆方案中。她说,这是她进入法院工作近二十年来工作最难、加班最多的一年。这一年,她缺位了太多孩子的成长。她曾经深夜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多多在草地上奔跑的照片,旁边写道:“加班晚归,听说娃娃刚从梦中哭醒,看见妈妈不在身边,嚎啕不止,谁都哄不住,心里瞬间很疼很疼。妈妈这段日子陪你的时间少之又少。即便陪着你,也希望早早将你哄睡,好让自己休息,偶尔你调皮不肯睡,哄着哄着我都失去耐心,坏脾气一展无余。只是你,我的孩子,从不计较,一如既往地对我亲昵,对我哭,对我笑,掐我挠我。宝贝,其实妈妈真是发自内心的爱你,只是你在成长,我却没有跟上你的速度。”

  2016年是北京法院司法改革的破局元年。这一年,在大刀阔斧的改革背后,是一个个灯火通明的夜晚,一次次精心组织的调研,一份份字字斟酌的报告。这些工作的背后,是那些没有出现在员额法官名册上、但同样为司法改革默默付出的法院干警。没有闪光灯下的靓影,他们用无私和奉献诠释着二线部门的坚守;没有国旗下高举的右拳,他们用辛勤和汗水履行着忠于法律的誓言;没有法庭上庄严的法槌,他们用执着与用心维系着正义的天平。当新招录人员奔赴审执一线,为办案法官分担压力时,他们满脸微笑;当新建的审判团队运行井然有序,为激增的案件量分流引渠时,他们满心自豪;当反复测算的绩效奖金准确无误发放到位,为一线法官增添司改信心时,他们满腔热忱。无论在哪个岗位,一个个法院人都把对法律事业的热爱,对司法改革的期盼,对党和人民的忠诚,深深嵌入法院成长的年轮中。

  有人说,在北京这样一个快节奏的大都市里,面对动辄上十万的房价,面对爆炸式增长的案件量,面对形形色色的当事人,何以来得优雅?我想说,忙碌是状态,优雅是心态,而背后支撑的力量则是来自对法律的信仰,法院人的情怀。当青春消逝在厚重的案卷中,当容颜衰老在褪色的制服里,扬起的,是法院人刚毅的脸庞;眺望的,是法院人坚定的目光;不变的,是法院人炽热的情怀!几年后,我也会成为一名母亲,也会倾注所有的爱给自己的孩子,可我仍将选择在平凡中坚守,在坚守中前行,将青春播撒在首都法院这片热土,将梦想放飞在司法改革那片蓝天!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