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坚守信仰、不忘初心,甘当司改铺路石
作者:吴铭奂  发布时间:2016-07-04 18:06:53 打印 字号: | |
  信仰是什么?信仰就是我们信奉并且尊敬的东西,是我们长期坚持和捍卫的根本信念,是无数革命先烈和当代英模为之甘洒热血的崇高理想。初心是什么?是毛泽东“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的豪情壮志,是周恩来“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宏大理想。对党员干部而言,信仰就要按照党章的规定,将实现共产主义作为我们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初心就是党旗下的铮铮誓言,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不变宗旨。而对我们青年法院干警来说,信仰就是在坚持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前提下,相信法治能使我们的社会更有序、人民更幸福。大四入党宣誓之时,正是我在努力考研的时候,现在回想,当时的我可能没有意识到信仰对我的影响。硕士毕业时,我没有留在实习了两年的知名律所,选择进入平谷法院成为了一名司法干警。当时我的同学中有很多人不解,怎么从CBD跑到出了6环还30公里的地方?认为我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我只是一笑而过,没有回答。其实,我一直记得2008年夏天在防化学院入职培训的集体谈心中,我是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我想每一个法律人都是理想主义者,他的最大理想就是成为法律帝国里的王侯。这就是我当年的“初心”,是信仰的灯塔所指引的职业理想。

  我承认,当我租了一辆小面包车将我十来箱的书籍和不多的行李拉到偏远的平谷法院,搬进简陋的集体宿舍的时候,我脑海里有一闪而过的后悔。但身边同志们的关心、帮助和指导,很快为我驱走了陌生感带来的犹豫。在那里,有我报到后,就驱车带我转遍主要乡镇、给我讲解风土人情的老庭长;有教我怎么填传票、怎么记笔录、怎么对当事人察颜观色、怎么跟村干部打交道的师傅;有从衣食住行方方面面关心我的政工大姐……我发现,他们共同的称号有两个,一个是共产党员、一个是人民法官。他们办理的案件大多很普通,引不起媒体、公众的关注;他们接触到的当事人大多很朴实,甚至连法官和书记员也区分不清。但我能在从我手中领到几百元赡养费的老人眼中看出那声“谢谢法官”是多么的发自肺腑。在平谷法院最初工作的日子,让原本抽象的、模糊的共产党员、人民法官形象,在我眼中变得具体而清晰,也让我更加坚定了我的信仰和初心。

  在平谷法院工作了7年、当了4年多的法官后,我有幸被遴选到高院工作,更加幸运的是成为了执行二庭这个集体的一员。来到高院之时,司法改革的大幕已经开启。“员额”,已经成为了让我们年轻人患得患失的关键词。如果我说我没有想过入额,那一定是假话。如果我说我看到全市法院第一批入额名单上有那么多熟悉的名字时,还能心如止水,那也一定是说谎。

  但当我感到困倦,甚至羡慕那些另谋高就的前同事时,我想到了刘禹锡的千古名句——“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想到了真正的信仰不是用来赚钱的营生,想到了当初选择到法院工作是为了怎样的职业理想,想到了司法改革的“燃灯者”法官邹碧华,想到了法官忠于职守、敢于担当的马彩云,更想到了我身边爱岗敬业的各位同志。

  雷运龙法官知行合一,他的“不义之财、不义之色、不义之名、不义之利,是祸不是福”的祸福观,他的“依法、凭良心办案”的办案理念,让我加深了对良知的认识。周孟炎法官理论功底深厚、讲究司法艺术,既能公正办案维护法律尊严,又能与当事人顺畅沟通,使当事人赢得明白输得服气,让我深化了对匠心的理解。齐立新法官饿着肚子放弃午休耐心给当事人做疏解工作,让我明白了为何法官之前要冠以“人民”二字。禹明逸法官勤勉踏实的作风,刘旭峰同志统筹兼顾的能力、王利群同志刻苦钻研的劲头,还有升博、闫玥同志任劳任怨的态度,都让我找到了今后加倍努力的方向。

  虽然,我现在未能成为一名员额内的法官,但是只要向英模看齐、向身边同志学习,摒弃急功近利的思想,保持对党和司法事业的绝对忠诚,坚守“初心”,不当“逃兵”,甘当司法改革的铺路石,就能够实现我的职业理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成为一名优秀的人民法官!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