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此心安处是吾乡
作者:亓蕾  发布时间:2016-07-04 17:26:02 打印 字号: | |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走上演讲台。什么是演讲,怎么演讲,其实我真的不很懂。今天是七一党的生日,演讲的主题既严肃又宏大。但我对合格党员、合格法官的认识和理解,都是来自于工作中亲身经历的点点滴滴。所以,今天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平凡而普通的小故事。

  2005年我研究生毕业后,到东城法院工作。先说说我在民庭的师傅孙姐吧。她是一名复转女军人,那时她在法院工作已经有二十多个年头了。瘦瘦弱弱,身体也不大好。记得的那年夏天,孙姐带着我,骑着自行车去勘验一起相邻纠纷案件的现场。原、被告之间矛盾年深日久,我们刚到现场,小小的四合院里已经站满了人。被告和他的七八名亲属骂骂咧咧,和原告发生了争执。被告情绪十分激动,说:“这块地儿,自打他祖爷爷那辈儿起就是他们家的,扬言谁动他们家小厨房一砖一瓦,就和谁没完!”孙姐看到这场景,上前劝阻被告。被告立刻把攻击的矛头转向了孙姐,用手指着孙姐的鼻子,大声吼道,“你敢判拆我家的房,我就住你们家去!我知道你们家住哪!”瞬间,院子里的空气仿佛降到了冰点。这时,只见孙姐轻轻哼了一声,语调不高,但语气却十分严肃:“我依法执行公务,你敢威胁我?!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妨碍诉讼?你再威胁我一个试试!后果是什么你想清楚了吗!”。孙姐威严的气势与她平日的苦口婆心判若两人,气势嚣张的被告顿时变得底气不足。夏日午后的阳光照在孙姐的脸上,她那坚毅凛然的神色使我至今难忘。我已经记不得,在那个炎热的下午,我和孙姐在小院里站了多久,和当事人说了多少话,我在笔录上又记了些什么,只记得离开那个小院的时候,被告已经同意和原告协商解决了。

  后来我提了助理审判员,调到知产庭工作。我的审判长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女法官。2011年下半年,审判长在办公室里总是劝我们一起去做工间操,她说,做了工间操,觉得自己的腰疼好多了。转眼到了年底,我们合议庭审理了一起复杂的著作权纠纷,光是比对质证工作,就进行了接近一天的时间。庭审从早上九点半开始到中午十二点半,又从下午一点半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半。休庭后,审判长却神色异常,反复挣扎了几次都没能从座位上站起来。后来,在我们三个人的搀扶下,她才勉强回到办公室。她痛苦的表情我至今历历在目。两三天的休息后,审判长又像平日一样回来上班了。年底加班的日子里,大家脑子里除了案子,还是案子,谁也没有留意到审判长那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直到12月20日过后,我们才知道,审判长已经确诊是患了俗称小癌症的强直性脊柱炎!这种疾病发病时,是一种蚀骨般的疼痛啊!

  这是两名非常普通的基层法院法院。基层法院法官在工作中时常会遇到威胁、甚至侮辱,长期高负荷的工作又损害了他们的健康。慢慢的,我也在问自己,这样真的值得吗?就在我开始迷茫的第七个年头,很幸运被遴选到北京高院知产庭。然而,市高院知产庭的工作压力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专属管辖带来的繁重审判任务,以及与之相伴的调研督导工作。我的头脑总是在不同的频道来回切换,每天工作的时间真的觉得实在是不够用。知产庭的每个人,都是工作狂人:办公室每个人的卷柜都满满的,就是在饭桌上也还在讨论专业问题,即使上下班路上看到某个商标,也会职业病发作,品头论足、分析点评一番。有时晚上离开单位时,抬头看看,有的办公室还在还在亮着灯的办公室,心里顿生感动,为这群“法痴”而感动!

  就这样,十一年过去了,我从一个刚刚走出校园的学生,转身成为法台上的法官。和我先后进入法院的同学,不少人已经选择了离开,但我觉得,坚守更是一种抉择。我常常问自己,我为什么要选择坚守?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坚守?前辈们对我的言传身教,使我懂得了坚守是信仰使然!是对党的忠诚,对祖国的热爱,对人民的责任,对法律的信仰,对法官这一神圣职业的敬畏,使得我们坚守。坚守才能安放我们的心灵!

  记得有首歌这样唱到,是什么力量让我们坚强,是什么离去让我们悲伤,是什么付出让我们坦荡,是什么结束让我们成长?是信仰。此心安处是吾乡。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