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抵制“三案”,让审判风清气正
作者:丁建中  发布时间:2015-11-03 15:41:43 打印 字号: | |
  每一场庭审序幕的拉开,都是伴随着法槌的重重落下,当事人虔诚的眼神紧盯着神圣的审判台,所有人都希望在这样一个地方让正义得到伸张,让自由可以飞翔,让公平不再存于纸上。如果要在法庭之上彰显公平、正义与自由,我们的法官就必须要坚持法律和道德的底线,我们的法庭就必须要成为一片不被“玷污”的净土,我们的审判就必须要风清气正,抵制关系、人情和金钱给司法带来一丝一毫的影响。

  作为一名审判人员,应该清醒的认识到“三案”带来的所有不良影响。“三案”损害的是法官个人的权威。现实中案件的当事人、犯罪嫌疑人以及代理人对法官都会尊敬有加,但他们的尊敬更多的是源于对司法权力的敬畏,而不是单纯的出于对法官自身的尊重。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的审判工作好比是“打铁”,在“打铁”过程中法官要不断的砥砺自己,抵制一切外界不良的干预,让我们的庭审风清气正,让我们的审判台神圣纯洁,自己用实际行动来维护司法的权威,提升法官自己的尊严。如果诉讼程序中我们的法官接受案件当事人、代理人或者案外人的请托,不秉公办案,将人情、关系和金钱混合于审判中,法官的个人权威必然得不到树立。权益受到贬损的一方当事人如果了解真相自然看不起法官,就算是那些“得便宜”的当事人也不会觉得法官有何权威可说。

   “三案”降低的是法院集体的公信。俗话说法律是道德的底线,法院是老百姓讲理的地方。因为普通的民众相信法院会代表国家适用法律来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法院在普通民众中的应然形象应该是一个秉公司法,廉政爱民的集体。但法官贪,则法院贪。法官囿于“人情、关系、金钱”枉法裁判,法院的公信力必然不被认可,将社会矛盾引流至法院通过司法化解的目的也会落空。法院设立的目的就是要通过法律解决社会大部分难以自行化解纠纷的地方,如果法院失去了百姓信赖的基石,法院的存在也将失去其意义,继而社会上难以化解的矛盾将不能通过正当合法、及时有效的渠道来解决,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也必然是无稽之谈。所以,坚持每一次风清气正的审判都有助于提升法院公信力,通过严谨有序和规范的庭审让当事人切实感受到法院是一个只认法律,不认人情、关系和金钱的地方。

  “三案”阻碍的是司法改革的进程。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制定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一步深化司法改革的伟大战略目标。司法改革的目标之一荡清现行司法环境内的污泥浊水,而败坏司法环境的重要症结便是所谓的“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三案”的存在不仅影响了整个司法的队伍,对公正廉洁的司法环境的破坏则更为严重。向“三案”宣战,创造风清气正的审判环境是全面推进司法改革的必经之路。

  作为一名法官,认识“三案”的危害是首要,更为重要的是能够用实际行动积极抵制“三案”,并且一如既往的坚持下去。法官手中握有司法裁判权,权力容易诱发腐败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先哲说:“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法官在工作中要想避免自己落入权力腐败的怪圈,就要求我们时刻牢记我们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而不是自己与生俱来的,我们的权力只能为法律所服务,而不能为自己攫取利益。

  很多时候我们能够明白很多晦涩难懂的大道理,却难以抵抗身边实实在在的小诱惑,这也是人之常情,法官作为单个的社会个体不免也会存在这种“情节”,这也许就是“三案”滋生于法官之身,藏于法院之内的根源所在吧。法官要拒绝外界所有的诱惑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但是要求法官抵制工作中的诱惑则是必然要求。首先,作为一名法官要能清晰的分辨出“人情、关系、金钱”与“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的区别。法官也讲人情,法官也有自己的关系圈,法官也需要金钱来维系自己最基本的生活和尊严,但是法官需要将工作和生活加以区分,生活中的感情用事不能纳入工作中,生活中的人际交往不能带到审判中,生活中的物质交换不能用于权力上。如果将生活和工作不分,“三案”必将无法抵制。其次,将自己的廉政观作为自己立身之本。失去了廉洁,法官的业绩就如无源之水,无根之树。现实案例中不乏误入歧途的优秀人才,但是社会需要的不是这些“变质”的人才。法官的聪明才智应该是充分发挥在对人民有益的事业中。最后,将自己手中的权力永远至于“阳光”之下。出于对权力的监督和制约,法院和法官受到了来自人大、政协以及全社会的共同监督,但是“三案”问题在法院屡禁不止,在法官身上时有发生,可见所有一切来自外界的监督都是有限的,真正有效的监督应该来自于我们的以身作则。我们的每一次庭审只要法官能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摒除外界一切干扰,法官手中的权力就不会“发霉”。

  法官是一个个体,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欲,但是法官更是一个法律的忠实守卫者,当法官站在审判台上,头顶国徽,就应该坚守崇尚公平、正义与自由的初心,让我们主持和参与的每一次审判都能够风清气正。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