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法律与人情
作者:王亚茹  发布时间:2015-10-19 15:26:19 打印 字号: | |
  在现代社会中,人与人之间需要亲情和友情、需要温暖,从而使生活变得更加温馨。但同时又需要明确的规矩来约束人的行为,防止人们的行为预约一定的界限。所以我们需要建设一个充满人情味而又又遵守规矩的社会。延伸到法治社会,这就需要我们法律人齐心合力,建设一个充满人情却不唯人情牵绊的审判环境。中国社会是一个人情社会,但我们必须在这样一个社会中创造一种公平正义的法制环境,不让违反公正的“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腐蚀我们的司法文明进程。

  法律与人情关系具有各自的逻辑,两个维度不同但各自发挥其影响,如果允许人情关系过多的介入到法律中来,会产生许多负面的、消极的作用。法律是什么?亚里士多德曾说过,“法律是没有感情的智慧,它具有一种为人治所不能做到的公正性质”,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人治中的人固然聪明睿智,但受到感情因素的影响,会在治理国家的过程中产生不公道、不平等,从而导致国家腐化。因此,我们国家倡导建设法治社会,就是要避免过多的人情关系介入到国家治理的过程中去,这也是我们在司法改革过程中积极反对司法领域的“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的主要原因。

  何谓人情,其实我们也无法给出一个精准的定义。在古人看来,人情是指人的本性,指人的真情实感。然而在“天理国法人情”这一语境中,人情又可以理解成尊重社情民意、民风民俗以及对人的关爱。当代,在普通民众的生活中,人情往往被理解成一种人际关系以及在这种关系中所包含的亲情、友情等。古人说,“铝意虽远,人情可推”,课件人情、民意是法律应当追求的价值取向,也是我们法官判案时应该考虑的一大重要因素。

  在我们这样一个人情味很浓的社会里,存在着与西方社会法律文化诸多的不同。例如,西方社会即便是在家庭关系中也强调所有权的归属清晰,在家人之间、夫妻之间常常采用分别财产制。但是,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这种分别财产制与亲情、人情是相违背的。若结婚时就约定财产归属个人,且将离婚后的财产归属也一并约定妥当,那么我们会认定这样的夫妻关系也不会长久,这是缺乏感情的一种表现。又比如在父母子女关系中,西方社会的父母往往在子女成年以后就不再负担抚养义务,更有甚者,成年子女在父母家居住都要支付房租,即便物质殷实的家庭,子女也有充分的独立意识,成年后不再依赖父母。然而,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中,恰恰相反,即使子女边已经成年,也会要求父母给予支持,更有极端者,选择做彻彻底底的“啃老族”。对于这种现象,不少人认为这是中国人情的体现。实际上,我们社会中这种“人情”现象也有积极的一面,比如说我们始终都在弘扬人与人之间的互助互爱精神。中国人比较重情尚义,讲究知恩图报。因此“点滴之恩、涌泉相报”、“得人恩果千年记”等谚语也是不胜枚举,这也是我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的重要表现,同时也表现出“人情”这一特殊感情在中国自古至今社会中的重要地位。

  中国社会中的人情不全是以消极因素的方式存在,然而,人情味变味,很容易影响司法公正。执法不能重人情、讲关系,在“人情大于法”的语境下,人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在这个意义上,人情是一个贬义词,它反映的是中国传统社会中人情对法律的侵蚀与破坏。中国古代法家历来强调法不阿贵、赏罚分明、执法公正。在这一点上,法家的思想与现代我们倡导的法治精神有一定的共通性。在此基础上,我们也教导我们的法官要保持自身的独立公正,办案不能收到人情关系的左右,做到“执法而不求请,尽心而不求名”。但是我们还是应该看到,受中国几千年农业社会的传统习惯影响,人们的亲属观念、地域观念十分严重,尤其在农村,家族的、宗族的、本土的观念十分浓厚,人情、亲情、友情常常左右着我们的法官办案,甚至有人戏言称“案子一进门,两头都找人”,法官处在各种人情包围之中,难免会导致“人情案”、“关系案”的产生,但是如果法官受人情和亲情驱使,徇私枉法、出入人罪,就会对社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危害。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指出,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司法公正对社会公正具有重要引领作用,司法不公对社会公正具有致命破坏作用。要实现司法公正,首要的任务就是培育干警的职业良知,建设一支为民务实清廉的法院干警队伍。

  近些年总是有一些法院干警因“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走上违反司法公正的道路,这些法院干警之所以执法不公、司法不廉,从根本上说,还是思想这个内因出了问题。正是由于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偏移,思想道德发生蜕变,理想信念出现滑坡,才导致他们心存侥幸、顶风违纪、执法犯法。因此,加强法院干警队伍纪律作风建设,养成反“三案”的工作作风,必须树立公平公正的审判观,变“人情案”为“人心案”,远离“关系案”和“金钱案”。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