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海拾贝
沃伦法院在民权运动中的行动
作者:姚小锋  发布时间:2012-09-24 14:33:09 打印 字号: | |
  沃伦法院是美国宪政史上最富有创造性的法院之一,这一时期,最高法院逐渐从保守主义转向自由主义,尤其在民权保护和社会改革领域,最高法院灵活地解释和运用宪法,主张法律必须适应美国社会发展的需要。在具有转折意义的“布朗案”中,九位大法官一致认为在公立教育领域,“隔离但平等”没有立足之地。隔离的教育设施天生就不平等。但是鉴于种族隔离在各州的千差万别,在宣判之时,最高法院预见到“布朗案”的结果会遭到南方的抵制,并未立即命令各州实行黑白合校。一年后,在“布朗案Ⅱ”中,最高法院再次以全体一致发布了一个意见书,宣布下级联邦法院应该以“极其谨慎的速度”来落实在学校中解除种族隔离的工作。但最高法院没有给出最后期限,这对于南部官员来说无论在什么时候进行学校设施一体化的工作,都算是履行了自己的法律职责。 “布朗案”判决后南方仍在大规模的实行隔离政策,这些因素促使黑人争取权利的斗争在“布朗案”后又进入了一个高潮。

  对最高法院废除学校种族隔离命令的典型抵抗是1957年的小石城事件,当时阿肯色州首府小石城当地的教育委员会接受联邦地方法院执行“布朗案”的判决,允许9名黑人学生进入小石城中心高中就读,但州长福布斯居然派遣州国民警卫队在学校门外布岗阻拦9名黑人学生入学,最后艾森豪威尔总统不得不动用美国陆军101空降师,暂时控制了一万多名州国民警卫队,9名黑人学生才最终得以入学,这就是震惊世界舆论的小石城事件。小石城骚乱使当地的教育委员会以混校会遭到公众抵制甚至遭到社会骚扰为由延期2年半实施混校计划,他们的诉求在联邦地区胜诉,但在联邦上诉法院败诉,在1958年走到了最高法院,这便是“库伯诉亚伦案”。九名大法官一致裁定“布朗案”必须无条件执行。沃伦在判决书中说“不能因为暴力和骚乱而牺牲和放弃黑人的宪法权利”,因为“法律和秩序不会因为黑人宪法权利的剥夺而得以维持”,而且消除种族隔离所面临的种种困难,实际上是由于“州政府行为”不力而造成的,它应该由“州政府行为”来解决。

  在其他领域,随着民权运动的不断发展,1955年的“道森案”、“霍尔姆斯案”、1959年的“德廷格案”,沃伦法院先后做出判决,认定南方州在公共海滩、公共高尔夫球场和公园中的种族隔离违宪。最高法院又在1961年“伯顿诉威明顿泊车管理局案”、1963年“约翰逊诉弗吉尼亚州案”和“沃特森诉孟菲斯案”中宣布餐饮、公共建筑和交通、娱乐设施中的种族隔离违宪。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沃伦法院几乎将各类公共设施中存在的种族隔离都打上了违宪的标志,促使联邦和各州政府采取实现种族平等的措施”。此时的沃伦法院作为“民权运动的拥护者、有力的发言人、保护人—所发挥的作用构成了法院历史上最迷人的篇章之一”,这在进入六十年代更为明显。

  进入60年代,黑人民权运动蓬勃发展,斗争形式日趋多样。1960年,发源于北卡罗来纳州的静坐运动很快推广到南方50多个城市, 1961年和1962年,黑人斗争的重点分别是反对长途汽车的种族隔离和争取黑人的选举权,此时的沃伦法院面临着一系列对种族平等信念的侵犯、蔑视和破坏, 1960年在“博因顿诉弗尼吉亚州案”中,最高法院撤消了对一名黑人学生因为拒绝离开饭店中供白人就餐的场所而被判的侵入罪。1961年在“加尔纳诉路易斯安那州案”中,沃伦法院以全体一致的意见撤销了对16名黑人因拒绝离开只供白人使用的午餐柜台而被宣判的妨碍和平罪。在1963年“约翰逊案”中,最高法院推翻了弗吉尼亚州法院的一项判决,认定拒绝进入法院内部种族隔离区的黑人约翰逊无罪。同年在“全国有色人种促进协会诉巴顿案”中,最高法院否定了弗吉尼亚人想要指控NAACP怂恿黑人在民权诉讼中充当原告的企图,最高法院认为“NAACP的活动受到第一个第十四修正案的保护”。1964年在“罗宾逊诉佛罗里达案”中,大法官们在要求实行隔离厕所的一系列国家健康条例中发现有充分的公共强制性去推翻饭店业主个人的隔离制度。最高法院的相关判决既保障了黑人和合法权益,也鼓舞他们为取得法律上的实质平等而继续努力。

  1964年,致力于推进种族融合的肯尼迪总统遇刺身亡,继任的约翰逊总统甫一上台就提出了“伟大社会”的改革口号,他说“对已故总统最好的悼念或颂扬莫过于通过他长期为之奋斗的民权法案”,这部民权法案在1964年6月17日国会被通过。它与《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宪法十四修正案、“布朗案”并称黑人民权历史上的四个里程碑。那些企图推翻这部法案的企图也在最高法院遭到失败:1964年的“卡曾巴赫诉麦克朗案”和“亚特兰大中心旅馆诉合众国案”中,沃伦法院均以9:0做出判决,理由是国会能够做出令人信服的决定‘种族歧视对货物及人员自由流动产生消极影响’。

  同时期,在处理种族问题上另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法案是《1965年投票权法》(Voting Rights Act of 1965),用以提高非裔美国选民的登记率和参选率。新的投票权法以国会实施宪法第十五修正案的权力为基础,再次声明了联邦宪法地十五修正案对投票种族歧视的禁止,它特别针对通过各种测试和谋划阻碍黑人投票人进行登记的七个州。该法案赋予了联邦治安官和其他联邦官员以检查的权力,以保证非裔美国人没有受到选举地白人登记者的阻挠,他们被授权可以直接登记符合条件的投票人。在该法的第五节,为了确保被针对的几个州不会通过新法来阻碍黑人投票登记,这些州被禁止在获得首席政府律师或华盛顿特区的联邦法院许可前,通过新法改变投票资格或投票的先决条件或与投票有关的标准。这个“预先审查”(preclearance)条款引起了巨大争议,因为这个条款要求那些想改变其投票法的州必须举证表明他们没有歧视。在1966年的“南卡罗来纳州诉卡曾巴赫案”中,沃伦法院以8:1做出判决,确认了《1965年投票权法》的合宪性,支持了预先审查的条款。同年,在“卡曾巴赫诉摩根案” 遵循了这一先例,最高法院否定了纽约州提出国会只能在州法律与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相抵触的情况下废除州法律的主张。1969在“艾伦诉州选举委员会案”中,最高法院拒绝了所有试图狭义理解《1965年投票权法》“预先审查”条款的努力。在判决中,沃伦说“投票权法所瞄准的正是各种微妙的和明目张胆、可能产生基于种族而剥夺其公民选举权效果的各种州行为”,因此试图削弱少数人种族投票权强度的各种法律都是宪法所不允许的,并且要服从国会对这一问题的权力。

  《民权法案》和《投票权法》为黑人平等参与公共生活和参与投票选举扫清了阻碍,虽然此后南方的白人统治者仍想方设法维护隔离,阻止黑人参加投票,但最高法院在一系列判例中逐个推翻了这些企图,在民权运动进行了十多年后,黑人参政已经成为历史潮流。

  在“布朗案Ⅱ”及整个民权运动过程中,联邦最高法院希望能够与地方政府合作取消种族隔离,但这种合作并没有进行,南方的州政府及学校竭力抵制来削弱种族融合的政策。《1964年民权法案》和《1965年投票权法》的出台是这场运动的重要成果,黑人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力量有了极大的提高。南方当局寻找证据证明两部法案违宪的企图也被最高法院一次次挫败,沃伦法院在实现结束美国社会各个角落的种族隔离和争取黑白平等投票权方面从“布朗案”开始一如既往地持续了十六年。
责任编辑:梅玉兰